一篇令人警戒的教育案例:《羚羊木雕》

作者:芜湖小妹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8日

羚羊木雕/冯骥才:一篇令人警戒的教育案例

文|梁卫星

 


 

《羚羊木雕》并不是一篇值得花费时间和精力读解的优秀文本,其浓郁的学生腔与直白的情绪表达,使得文本丧失了一切可能的阐释空间,但它却是一篇令人警戒的教育案例。

 

这一案例呈现的教育事件很简单:一个初中生把父母给自己的羚羊木雕转手送给了自己的好朋友,不料父母认为羚羊木雕过于贵重,非常严厉地逼迫孩子找朋友把木雕要回来。最终,孩子反抗无效,不得不痛苦而绝望地找朋友将那代表友谊的木雕要了回来。

 

事件虽然简单,却是许多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因父母而遭遇过的尴尬而痛苦的经历,有着相当的普遍性。许多孩子纯洁的心灵可能会因为如此遭遇而刻上永久的伤痕,一如此文本中的两个少年;还有许多孩子则可能会因为如此遭遇而迅速走向父母所期待的成熟,但那可能是心灵永恒的迷失。

 

我一直认为,家庭教育远重要于学校教育,此一案例,在在证实了我的看法。

教育无所不在,大人尤其是父母的一言一行,对于孩子来说,都是影响巨大的教育,不可不慎言慎行。可惜,我们很多大人,特别是做父母的并无此意识,即使有此意识,也无法化为思想与行为方式,而他们往往还会奇怪烦恼于自己孩子的言行,却不知那就是自己教育的结果。

 

下面,我就这则家庭教育案例,看看大人尤其是父母们对孩子的教育可能涉及到的几个层面,作一点简单的分析。

 

其一,价值观教育。

 

文本中父亲从非洲带回来的羚羊木雕到底有多贵重?我不认为有多贵重!为什么这么说呢?一则,为人父母者,不会把相对于家庭财富而言依旧可说是价值万金的东西随便给自己的孩子,即使给了,也会叮嘱孩子好好保存。如果这个东西真的价值超贵,父母却很轻率地送给了孩子而不作任何交代,却又在孩子履行了自己的支配权后表达反悔,我只能说,这样的父母,不配为人父母。这样的父母,自己的价值观都是不成熟的,怎么可以对孩子施加良好的价值观教育?

 

二则,众所周知,非洲是比较贫穷的地方,那地方的工艺品相对来说,虽则精美,却很便宜,这有到非洲旅行经验的人可为佐证。如果我的这种猜想是对的,那么,父母说木雕很贵重,有两种可能:一是具有纪念意义,二是非洲的东西在非洲虽便宜,到了中国却不便宜了,可能会具有收藏价值,以待增值。如果是因其纪念意义,而让父母伤心于孩子不珍惜木雕寄托的情感,逼迫孩子将木雕要回来,其实只是父母在发泄内心因失望而滋生的不满情绪,依然是不可取的。要知道,你做父母的并没有告诉孩子这份情感意义,你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怪责孩子呢!如果是因为那虚幻的增值价值而怪罪伤害孩子,更是令人无话可说。

 

当然,无论木雕事实上价值何许,无论父母赋予木雕多么贵重的价值,最终都是物质意义上的,是可以估价的,而孩子对友谊的承诺,对友情的珍视与表达,以及孩子及其朋友双方的尊严却是无价的。如果把这两者放在天平上,前者当真是轻若鸿毛,后者则重如泰山,根本就不在一个重量级。但是,倘若父母并无此意识,而以自己的世俗之心去看待人世间的一切,认为一切事物都是有价的,因而完全无视成长之中的心灵追求与情感表达,那其实就是一种世侩教育,其传达的价值观庸俗世故之至,它甚至根本就不会意识到对纯真心灵的伤害。我们很难想像,这样的价值观教育,能够指望孩子有有高贵的精神追求。

 

其二,权威教育。

 

文本中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是一种简单粗暴到极点的教育,其施加教育的资格,是基于血缘伦理而侥幸获得的;其教育的权威则完全来自于成人对孩子的力量优势。文本中的父亲,他认为孩子送贵重东西给别人,即使是孩子自己的,也必须征得父母的同意,至于东西的贵重与否,也得由父母来认定。这对父母,在孩子面前具有绝对的权威,而这种权威,实则上是一种完全的暴力表达。父母作为孩子最早认识的权威,对孩子的影响远超过父母的想像。要知道,孩子这一生,最早最持久的权威教育,不可避免地来自父母,这将为他们走向社会以后,如何理解权威,如何面对权威,有着决定性的意义指向。

 

倘若父母给孩子的权威教育完全是物质或暴力意义上的,那么,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奴性将越来越深,人格也将越来越趋于暴虐,精神也将越来越干枯。父母必须理解,人类社会,无法离开权威,但真正的权威,其资格的获取,不是来自于自然血缘,不是来自于物理力量,也不是来自于形形色色的软硬暴力,而是来自于成熟的人格,美好的情感,高尚的德性以及对人类人性趋于完善的事业的贡献。

 

其三,人格教育。

 

父母对孩子有形无形的教育中,人格教育是非常突出的一部分。所谓人格教育,我以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独立自尊教育。而独立自尊教育,则起源于自我意识的萌生与护持。没有自我意识,就无所谓人格。而自我意识的萌生与护持,最初则起源于对属己之物的占有与支配意识。文本之中,孩子之所以那么高兴与轻快地把木雕送给朋友,而小朋友之所以又无师自通礼尚往来地回送了一把小刀,友谊情感方面的原因自然是明显的;但我们不能不说,孩子们互送礼物时,那种对自己所有物的占有与支配恐怕是一种尽管隐性却更为强烈的快乐。而这种隐性而强烈的快乐,正是自我意识成长并壮大的源泉。

 

把礼物要回来,孩子为什么痛苦?因为他们对自己所有物的占有与支配权被粗暴无理地取消了,他的自我意识遭受了严厉的打击!他的人格尊严被严重地挫伤了!这种糟糕的经历使得成长中的自我意识出现了边界混乱,严重的,可能会是人格意识的崩溃随之而来,尔后,则是自主的无力与无能感的滋长,最后,则是尊严感的坍塌。因为不自主即无尊严。

 

遗憾的是,文本中的父母却对人格教育毫无自觉,他们轻率鲁莽地剥夺了孩子弱不禁风的自我意识,给予了孩子因私有权而萌生的自豪感尊严感以致命的打击,最糟糕的,还是以物质的名义和世侩的理由!

 

这样看来,羚羊木雕真真是无所不在,做父母的,当小心再小心。

2012/10/12

(编辑:芜湖教育 老翁)